一.遇见

怀揣着年少无知的好奇与憧憬,伴随着军训的结束,终于,我被眼花缭乱的大学生活所迷惑。人,往往会选择性忽视对自己重要的地方。踏入大学校园,摆脱了高考的束缚,似乎什么事都是新的,宛如新生儿刚降临人间那般,天真,好奇。

天气,似乎转凉了啊。

我,来到科协,要做什么?

似乎,高中时期仰慕的她,快要过生日了呢。一边是踏入名校的天之骄子,一边,是半斤八两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的半吊子本科生。干脆亲手做个小电子作品,表达表达心意吧!既然是生日,那就用彩灯显示名字,然后播放《生日快乐》歌曲吧。我想,嵌入式大概可以做到这些吧!

可是,怎么播放音乐,怎么用程序去控制这些东西呢?完全没接触过呢。

“播放音乐,用单片机实现,还要简单?你可以用蜂鸣器呀。”蛋蛋学长似乎并未感到对新生有难度,随口便出解决方案。可能,这玩意真的不难吧?那名字怎么办呢?对了,我可以直接并联小灯泡,拼成名字的形状不久好了嘛~

于是,说干就干。淘宝搜索LED灯泡,查找蜂鸣器资料,还有那只听说过的51单片机。连烙铁都没碰过的我开始了全新的体验。然而事情却并没有想象的那般顺利。由于并联了四五十个自闪LED,虽然电压不高,但电流似乎并不是单片机IO口能受得了的;蜂鸣器确能发出声音,但是音调似乎不像是Do Re Mi Fa So;按键确实可以按下,但是怎么才能让“电子琴”和“音乐播放”两个功能在一个程序里运行……现在看来如此简单幼稚的问题,却实际的在那时一个个脚印踏了过去。

“你先查一下原理不就明白了。”新哥看到我一脸惆怅的调着不着调的音乐,不经意间提示到。是的,在嵌入式的作品中,很多东西,不是只编程就可以完美解决,而是要回到问题本身。比如这里,音乐的产生——震动。震动频率不同导致的音调不同,这分明是初中物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,往往在真正用上的时候,却眼高手低。又比如中断,定时器……总之,问题很多,但学长的提示也很多。做这些小东西的乐趣不仅仅在于它实现了多么牛x的功能,而是在制作他们的过程之中。

似乎,我遇见了真爱。

二.真知

最后一场秋雨洗礼了出生的牛犊,转眼便是冬寒凛冽也将是一片惨白的经历。

无知的想法。稚嫩的知识,空而无力。本来简单的思路,经历过亲手实践,才发现并不简单。驱动,消抖,定时器。可调制占空比……这些多年后回想起来多么简单基础的东西,在那个无知的年龄段却是另一种不同的回忆。学习的过程,便是,知识本来就在那里,你在接触之前会想当然的认为它“简单”,实际去接触时却发现它好难。但是多年之后熟知这些东西,再去回想,才发现,原来都是些最简单基础的东西罢了。

怀揣着紧张、激动的心情,终于赶在女神生日之前,完成了送她的生日礼物——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独立用单片机实现特定功能制作的小作品。纵然是简单劣质的作品,但涵盖了太多不一样的情感。

 

“你真的觉得做这些无用的东西就是你上大学的目的吗?”

“怎么没用了,它可是我通过努力亲自做的啊!”

“那它能干什么?”

“它能闪字,播放音乐,还能当电子琴……”

“有用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现实点吧,生活不是你想的那样。兴趣爱好不会对你的未来产生什么影响,认真读书,才是唯一出入。不要再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垃圾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果然,还是入冬了啊。

三.梦·启航

我不知到这个冬天到底下了几场雪,寒风是否吹过青岛上空,但我想,宿舍,还是暖和的。

平凡的上课,平凡的吃饭,平凡的睡觉。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做,便也不会受到无端的打击与讽刺。生活嘛,开心最重要。

“在?”噢,蛋蛋学长发来一条消息。

“嗯嗯。”

“这半个月你人哪去了,你的烙铁都没收,都长灰了。”

“噢。。”

“你再不来工位可就给别人了,科协不养闲人,也不欢迎三分钟热度的酱油。”

关掉手机,沉默。

我想,要不是食堂偶遇新哥,怕不是我的人生又走向另一个分支。

“哎,好久不见,去哪了?“看着新哥满脸乐观,心中不免触动。”对了,你做那个小灯送出去了嘛?人家什么反应?”“扔了。”

“哈?!什么情况?”“人家不喜欢,说没用。”“你不是用心做的吗?你不是从中学到东西,感到快乐吗?那人家一句话就扼杀了你的爱好吗?”“爱好能当饭吃?”“可没有这些技术做基础,你连饭都吃不上。我们做嵌入式,不是哈哈一笑就完事的,而是了解这门技术,学习这种方法,作品只是个附属品罢了。”

是啊,若是喜欢这个技术,喜欢制作的过程,又何苦它“无用”,它“简单”?初生的婴儿,谁能猜到他是爱迪生还是麦哲伦?作品有好有坏,但,技术无罪。

果然,有暖气的冬天,还是很温暖的。

(故事依托生活经历虚构而成,持续更新,未完待续……)

发表评论